第262章 你们都要(1 / 2)

说到这里时赵清明忽然浑身开始发抖,眼神中透露出极大的惊恐。

“事发突然,前一天大家还好好的一起直播带货,睡醒一觉就接到了郝强去世的消息,大家心里都很悲痛,郝强身体好,平时户外搬搬抬抬出力最多,谁也没想到昨天还欢蹦乱跳的大活人,说没就没了。”

“郝强已经结婚了好几年了,只是到现在还没有孩子,我看他媳妇脸色苍白,倒是惊恐多于伤心,我就走过去问了一下强子是怎么走的。”

“结果她媳妇说是恶鬼索命,说强子死的很凄惨,她让我们看强子的遗体……”

赵清明抖得宛如风中落叶,眼睛里满是绝望惊恐和极致的痛苦:“他身上、脸上都像是被什么野兽撕咬过了,血肉模糊,尤其是手和……下体,被生生撕咬的只剩下白骨。”

何小满也听得浑身一激灵,一天之前还每日朝夕相处的哥们,忽然就变成这副血肉模糊的样子,估计一般人都会崩溃。

也难怪赵清明会这样害怕了。

“不对啊,既然是野兽撕咬,为什么郝强的媳妇却说是恶鬼索命?”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甚至在强子父母怀疑他媳妇跟人联合害死强子时我们也有过同样的想法,强子跟他媳妇平时关系不大好,这也是两个人一直都没要孩子的原因,没有孩子离婚时就少一层顾虑和羁绊。”

“强子跟他媳妇有两套县城里的房子,还有大概百八十万存款,害死了强子就算是跟父母平分,他媳妇也能拿走五六十万。咱们县城里,别胡吃海喝什么都不干也能花到死了。”

何小满点头,这样一看,强子被杀害的可能性的确很大。

赵清明手指哆嗦着又去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来点上,似乎抽烟能带给他某种平静。

“让我们彻底打消疑虑和让大家人人自危的是火化前一天晚上,所有人都走了,我们几个因为平时都干爹干妈叫强子的父母,所以逗留得比较晚。大概十二点多吧,雇来的守灵人说棺材里头有动静。”

“我们跑去听,果然棺材里面传来什么东西抓挠的声音。”

赵清明抖若筛糠,连话似乎都说不利索了:“因为听过很多假死的例子,我们……我们也以为是强子活了,找来鬼头(专门负责丧葬的一种职业)开棺,结果……结果……”

“强子从棺材里坐起来,用那只没有一点皮肉的白骨爪子指点着我们说‘你们,都要死,都要死!’”

赵清明不自觉在模仿强子临死时说话的语调和嗓音,尖利而拖着长音,像是抠脚大汉捏着嗓子撒娇发嗲,又像是牙牙学语的幼童说话不大利索的样子,令人尴尬别扭而又毛骨悚然。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轰然躺在棺材里,这一次是真的死了。”

“我开始还以为是过于紧张产生的幻觉,可是后来才发现,一部分人听见了这像诅咒一样的话,而另一部分人却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他们只是被强子凄惨的死状给吓了一跳而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