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童养媳20(1 / 2)

游氏对这位孙仙姑表示很满意,一看就是干介个的。

这是一个大乱炖的时代。

人们穿着打扮大抵可分为四种:中式、西式、东洋式,混搭式,其中每一大类又可细分为若干小类。

这位孙仙姑就是个纯旧中式,色彩艳丽的杭绸偏襟半袖旗袍,打着花式繁复的盘扣,下面是一条藏蓝色滚金边的胯裤。

这个时候一般有身份的女性大多穿各种款式的裙子、洋装或旗袍,但是这种走街串巷的三姑六婆以及那些经常劳作的佣人或者农妇都会选择这种穿搭,方便干活。

孙仙姑还带着一个提着包袱的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远远就能闻到一股子檀香味,透着有那么一股专业爽利劲儿。

这位仙姑来了之后就被带去春晖堂,她详细打听了大太太的生日时辰,一边听一边不断用手指推演念叨着什么震3乾2坤在6,然后就报出刘香草此刻房屋居所位置、朝向等等,游氏听得云山雾罩,面现红云。

这才对嘛,这才是驱邪高人的亚子嘛。

游氏再次确定自己的判断,于老道就是个沽名钓誉的江湖骗子。

她对这位孙仙姑的笑容陡然热情真诚了许多。

孙仙姑不断捻动手指,眉心越蹙越紧,脸色也越发变得阴沉,看得屋子里一干主仆都是心中忐忑。

孙仙姑一边摇头一边不断叹息,唬的游氏也跟着惊疑不定:“仙姑啊,难道真的有妖邪之物?”

“老太太,敢问大太太是不是年幼时就跟你们一同居住,且她居所是不是种有一棵柳树?”

游氏很少去那个院子,于是习惯性抬眼去寻葛妈,奈何葛妈此刻正躺在炕上哼唧,并不在这里。

“有,在院子西北角是有一棵小柳树,不过并不是故意种的,前几年自己长出来的,奴婢嫌它碍事就给挖了出来,谁知第二年在那个地方又钻出来个树苗,太太说总也是条命,就没让奴婢再挖,现下那棵树已经有小孩胳膊粗了。”

“哎,真是冤孽啊!”

孙仙姑又是一声长叹。

“柳树本就是葬树,折柳送别古来就有,要知道住家院子如果没有特别意思前不栽桑,后不栽柳,中间不栽鬼拍手。可你们家太太的院子偏偏就在最不该的地方栽了棵吸引阴气的鬼柳,要是没有大福运的人镇压,这树不但招邪还主破财。”

游氏一想,可不是,自打刘香草进了汪家那年他们京郊的庄子就让洋人给占了一块,后来干脆一块地都没有了,这几年接连不断的卖房子卖铺子,果然是这个丧门星给弄的!

仙姑说的对,太对了!

“当初带这孩子进门就该找人好好掐算一下,别说是个活生生的人,就是忽然家里来了只小猫儿小狗儿,那都是有说法的。”

孙仙姑语气已经带了些苛责。

偏偏游氏就喜欢这一套,连连点头后悔不跌。

她就不该舍不得听儿子哭,当时直接给刘家丢个百八十两银子也尽够了,现在汪家破败都怪这个招邪的丧门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