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某王的诞生30(1 / 2)

说来也怪,那种地龙藤沾火就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阳火本就是鬼藤的克星,反正其他植物最多失了点水分,可是鬼藤已经噼噼啪啪的烧起来了。

何小满叫那些男人有口罩的戴口罩,没有的用棉布沾了水把嘴巴捂起来。

鬼王嗤笑:“没想到你倒是个好人。”

其实鬼王是故意要寨子里的男人们去烧那些鬼藤,鬼王不懂什么善恶,她是恨这些人欺负过自己母亲,如果不是不想再背负杀业,鬼王甚至想把这里所有男人全都弄死。即使用了何小满的办法他们也不好过,因为近距离吸入大量焚烧鬼藤的毒烟就算不去掉半条命肯定也会大病一场。

“这些人固然不算什么好人,可是里面有不少原本只都是寨子里的村民,他们就像我手里的菜刀,你用它砍坏人就是在行善,用它砍好人就是在作恶,端看握在谁手里。世风日下,人可以不行善,但是尽量别作恶。”

鬼王虽然依旧一脸讥嘲,不过这次倒是没有再出言反驳。

因为村长吴丹拓唯一的儿子梭温没在村子,他的两个情妇见村长死了,武力值最高的郭吞钦也叫人给弄死,属于幸福寨这边的势力树倒猢狲散,一点没有帮忙料理后事的意思,村子里出了两个孔武有力的妇人直接把他用破布裹着丢进化粪池里。

所以说天道有轮回,吴丹拓这辈子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让人往那个大池子里丢进去多少活人和死人,现在总算也轮到他自己去和那些人殊途同归相见欢了。

未尝不是一种报应。

焚烧鬼藤的男人们还没进村大雨果然瓢泼一样兜头淋下,很多人都跑出去站在雨里肆意欢快的扭动身体,庆祝自己终于得到解脱。

淋的落汤鸡一样的女人们看见同样淋的落汤鸡一样的男人,顿时蜂拥而上。

很多平时逆来顺受的妇女们在面对那群浑身湿透又被呛得呕吐不止的男人,顿时勾起新仇旧恨,几乎是手脚并用连抓再挠,有鬼王在,那些男人不敢动手,只好狼狈得到处逃窜。

这是……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吗?

倒是也有男人被女人护在身后讲情的。

一时间村寨里叽叽喳喳吵翻了天。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何小满并没有去干涉那些事情,她和玛吉蜜一起参加了郭吞钦的葬礼。

只不过是个因陋就简的小小仪式。

因为塞耶恩琴说,最近三两天山下就会有物资送上来,所以大家还是要抓紧时间各奔前程。

何小满看着塞耶恩琴用一个小水罐从郭吞钦的右脚尖开始依次腿、腰、肩膀、头一直淋到左脚,如此循环往复七次,她口中一直念叨着什么经文,听说这个仪式叫做洗尸。

洗去尘缘,干干净净的往生而去。

何小满才知道原来塞耶恩琴是郭吞钦的未婚妻。

而占据郭吞钦身体的并非全都是猜满祭炼的狼魂,还保持着郭吞钦一部分意识,他一直叫塞耶恩琴等着他,等着他,他早晚会回来。

“以前的时候没有钱,他说叫我等他赚钱了娶我,后来他有钱了,还是叫我等。可是他变得越来越不像他,他每天睡很多女人,但是他从不碰我,他说被他睡过的女人会发生灾厄,所以他只睡那些主动往他身上扑的女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